凤阳文苑

回忆黄辛白

发布时间:2019-09-04 10:24阅读次数:
分享到:

1997年的夏天。我在教育局工作期间,有幸接待了刚刚退下来的教育部副部长黄辛白。当时的黄老已经76岁,仍然是器宇轩昂,精神矍铄。身着体恤和黑筒裤,显得好年轻。我们陪他去看当年的高等教育部“五七干校”和相关的连队,去看中都鼓楼和明皇陵等地。老人家满怀深情地说:我们高教部的全体同志对凤阳是有感情的,他们爱着这一片土地。在知识分子最背时的日子,凤阳人民收留了他们,在此地度过了难忘的岁月。教育部的七位正副部长都在这里过,熟悉古城的大街小巷和农村。了解当地的物价和民生。当时在凤阳的黄老是教育部最年轻的部长,之前黄老曾在上海交通大学和北京大学担任教务长、学校党委副书记。        

在明皇陵荒凉的无字碑前,他讲到明朝的兴衰,讲到中国近代史和自己的爱情生活。讲到自己在安徽“五泗灵凤”(五河泗县灵璧凤阳)中学做教务主任,讲到抗战八年,他和钱正英同志谈恋爱八年。一心一意为工作。当年他们在苏皖边区工作时,组织上要他们扮演表兄妹,共同经历了农村贫苦的锻炼以及战争的考验。  

下午,老人又拉起家庭生活。他说,他和钱老几十年没有吵过架,尽管两人工作都很忙。文化大革命前,黄辛白是高等教育部·副部长,钱正英是水利部副部长、党组副书记。相互称按照上海地下党的称呼,黄喊夫人“钱”,钱喊黄辛白“黄”。家庭的感情基础是真诚的,是几十年生死的相识、相知、相托和相依。  

黄老讲到了退休后的生活。除参加全国政协活动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活动外,其它一律放下。当时,夫妇一个是全国政协文化教育委员会副主任,一个是全国政协副主席。    

几十年已过,黄老和夫人都已故去。但他的音容笑貌和言谈举止让我依然难以忘怀。在家中书房一翻开影集和当时的笔记,敬仰之情又涌上心头。 (张建人)

编辑:赵文君
  • 中国凤阳微信
  • 中国凤阳微博
  • 凤阳新闻网手机站
  • 微凤阳APP
返回
上一篇: 舔犊情深
下一篇: 我知道的花庆旺